感谢您信赖康运乐行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

罗布泊日记(七)上

时间:2020-6-19 17:56:14 作者:毕亚丁
0
相关线路推荐
摘要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罗布泊日记(七)上

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最后的营地

2008年5月16日(五)

    【全天行程:约420余公里(其中戈壁路:220余公里);晴空淡云,有时多云,最高气温:39.1℃(荒原)-35℃(库尔勒);“太阳墓”座标:N 40°40′727″ E 88°56′131″;住宿地:库尔勒市楼兰宾馆】昨晚睡得太早,早上5点28分老鬼就睁开了眼睛,一直赖在帐篷里不舍得马上起床。今天将回到“人间”,又要和野外、和帐篷,暂时道一声“拜拜”喽,留恋呐!

     

        清晨倩影6点58分出帐,抬头便见到卓玛、老妖俩人,“高妖妖”地站在最高大的“雅丹”上,面向东方“手忙脚乱”着。啊哈,又是英萍,亭亭玉立在一公里开外的山头上,衬着霞光,练习着她得意的“瑜伽”。真美呀!早餐好丰盛。葱花饼、煎鸡蛋、面条……是蔡蔡、英萍帮葆华他们“整”得的。餐桌上,大家免不了谈起此次穿越罗布荒原的体会。 

        

     蔡蔡的葱花饼 英萍不含糊老鬼有意逗陈聪,问他,下次还来不。可是,这个狡猾的家伙却反戈一击,回问了老鬼一句:“毕老师,你,不会再来了吧?”嘿嘿,老鬼一句回答,似乎大大出乎这家伙意料之外。他傻了……“八十岁之前,老鬼还要接二连三地进罗布泊!”他好像没听懂:“你说什么?”老鬼重复了一遍。但他仍是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再问:“你说什么?再说一遍!”老鬼放大音量,把那句豪言,重复了第三遍。陈聪瞪大了眼睛望着我,满腹狐疑,一脸迷茫。仿佛他面前“戳”着的,是一位十足令人痛惜而又不可救药的——“神经病”!

    

      陈聪,总是一脸的茫然 姚亨贤,再装酷,也是“老妖” 但这些天来,老鬼观察,在陈聪——这位合格的“观光”旅游者的眼神中,时不时闪现着若有所思、心有所动的光彩。如果哪一天,这家伙一身户外装束,在塔克拉玛干,在帕米尔或在新疆其他野外之地,精神抖擞地出现在老鬼面前,本老鬼,是不会大吃一惊的。

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“放火”、装车而几天来,另几位团友一直在跟葆华的“大智报业旅行社”,商讨下一次特种旅游的行程,今天,目标基本锁定在:塔克拉玛干腹心的达里雅布依乡,徒步;时间:10月。王勇、晓航又开始“放火”了。这似乎是一种无奈。不易降解的垃圾、废弃物的处理,总是个困扰人类的大难题。在无人区,烧掉它们,也就成了目前的最佳处理方式。10点15分,天空多云。我们的汽车,启动了。糟糕透顶!老鬼的嗓子,彻底失声,终于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啦!格桑拿起对讲机,脸色“严峻”、声音“沉重”地向大家宣布:“大家好!我们敬爱的毕老师,他‘失身’了……”然后又一本正经地望着我解释:“对不起,毕老师,我们说话带有四川腔,把那两个音,总是分不清楚的……”嘿,这个淘气包儿!

    

      格桑梅朵,“幸福花”;娃娃脸,调皮相 扎西卓玛,“吉祥仙女”-一路吉祥茫茫戈壁路,似乎无尽头。老鬼不能说话,但还能动脑。这次,还出过哪些糟糕事儿呢?对了,老鬼带了一些黑巧克力,途中随时补充能量。但无论装在摄影包、背囊,或是摄影背心,还是多袋裤口袋,全都被高温融化得一塌糊涂!不但只能喝“汁儿”——每个包装一长条,就得一次“喝”完,还污染得到处“五麻六道”有损“光辉”形象。郁闷!老鬼偷懒,出门不带三脚架,只带了一根独腿架。老姚他们每次拍夜景,老鬼只能当一个眼巴巴看客。郁闷!出发前一天,在敦煌夜市上临时想起买头巾遮阳防沙,当时只考虑到别和几位女同胞重了花样,漫不经心拿了一条。咳哟,拍出照片才明白,花里胡哨,太难看喽!郁闷……老鬼是一个老牌特种旅游爱好者,不必每次都谈什么心得体会、收获感想,但老鬼把每一次的野外经历,都当作是对自己的挑战。这次的疯癫、张狂,就是成心而为之的。老鬼历来认为,人的体能固然有限,但人的潜能却应该是无限的。潜能,是宝藏。投入开采,其乐无穷。常有人当面评价老鬼,你的心理年龄,只有30岁。老鬼往往得意地回答:“哪里,还没到呢!”阁下,你知道吗,老鬼还是个已有8年病历的——糖尿病患者呢!…… 

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太阳墓地,4千年前人类留给我们的反思“太阳墓地”,出现在我们面前啦!这片赫赫有名的墓地,座落在孔雀河故道和一条无名河故道的冲积扇上。此刻,默默地向我们陈述着,4千多年前这里的原始人类,对太阳的崇拜,到了何等狂热的程度;对部落酋长或首领的敬仰,又到了何其令人难以置信的地步!哦,太阳墓,人类"自然崇拜--太阳崇拜"加上“祖先崇拜”的另类产物,人类墓葬建筑的登峰造极之作——没错,是“登峰造极”之作!很久很久以前,罗布一带的生态环境应该说是相当优良的。因其水草丰美,著名的丝绸之路“楼兰道”就穿行这里。近年发掘的位于楼兰西北的小河墓地中,还出土了4千年前的小麦——中国最早种植的小麦,说明早在那时候,罗布泊周边已经有了并不算发达却也不很落后的农耕文明。那么,近现代的罗布荒原,怎么就已经种不出庄稼来了呢?答案,似乎也就在这里,并不难找到。比如,在这里,你可以数出一座4千年前的坟墓,竟然用了531棵胡杨,拼出太阳的形状!那么,多少座这样的太阳墓地,错落在罗布荒原,有谁知道?还有多少这样的太阳墓,被深埋在罗布荒原地下,有谁知道?数千年来,这里的、那里的——地球上的人类共毁掉了多少像罗布一样的好地方,又有谁知道!当那时这里的古人们,用石斧、石刀或用青铜斧、刀,使一棵棵参天大胡杨訇然倒地时,他们的嘴角上,洋溢着的是快意,但他们哪里知道,数千年后,他们的子孙后代,再也找不到安身立命的好地方,而不得不背井离乡了。尽管这里,曾有过人类第一部《森林法》,但是,人类的最终觉醒,人类对于环境保护、生态保护的彻底觉醒,还是可悲地延迟到了数千年后的今天……孔雀河故道的对岸,隐隐约约可以看到片片胡杨林。那是不是这些年来,有计划地往塔里木河下游输水带来的成效?对岸那里,就是历史上著名的“八百里绿色走廊”,是沟通丝绸之路南道、中道的重要路段,曾经水草丰美,因而著称于世。但曾几何时,随着塔里木河断流,罗布泊干涸,那里的植被大面积消失......有这大片绿色阻隔,塔克拉玛干大沙漠和库木塔格沙漠,永远只能遥遥相望。但是,绿色一旦消失,就意味着两大沙漠的“整合”、“重组”——合龙。其后果,先是尉犁县、若羌县,很可能将会从地图上抹去......简直不堪设想!当众多专家奔走呼吁挽救“八百里绿色走廊”的时候,当时的朱鎔基副总理不失时机地发出了“恢复罗布泊”的呼喊。“恢复罗布泊”,应该不是一句空谈——绝不是一句空谈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 老 鬼 2008-6-10 23:13分享:

咨询内容

姓名: 电话:

看不清

他们说...

共1页 总共0条信息 首页上一页 1 下一页末页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好评产品排行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400-850-6009
400-850-6009
客服电话:
17799195256
app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