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您信赖康运乐行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

罗布泊日记(六)上

时间:2020-6-19 17:56:42 作者:毕亚丁
0
相关线路推荐
摘要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罗布泊日记(六)上

    

2008年5月15日(四)

    【全天行程:80余公里;晴,气温:25-43.2℃,风力:3-7级;第六号营地座标:N 40°41′994″E 89°25′441″】

       心中有事,睡不安稳,一夜间醒来多次。早上5点多钟的时候,听到葆华兴奋地冲着对讲机喊叫,便知道,是晓航快到了!各帐篷似乎都有了反应。咳,越发睡不成了。6点18分,钻出了“屋门”。

     老妖、格桑、卓玛等几人,都在往东方张望。但是听了对讲机喊话后,大家显然都很兴奋了。从大家交谈中不难知道,其实昨夜没谁睡得踏实。原因很简单,晓航一去,往返330余公里,万一有个闪失——比如葆华后来才说出来的:假如途中他的车子再爆一个胎,那可就麻烦大了!

       6点46分,太阳,吝吝啬啬地露出了光亮。

      

     “看见了,看见了,看~见~了……”老妖喜极,突然亮开嗓门唱起了儿童歌曲,身体还在激动得变了形儿地乱扭动。啊,确实看见啦:东方,一对车灯时隐时现在“雅丹”群中。嗬,那阵儿的感觉,那俩大灯,真的是比昨晚的灿烂星光,还要漂亮!晓航,是善解人意的,这亮闪闪灯,应该就是专门为我们打的!

      晓——航——回——来——啦!营地瞬间,欢声一片……7点06分,晓航凯旋而归。已是第六天,馕吃完了。今天早上,葆华、王勇、英今天不徒步。道理也很简单,在这种复杂的“雅丹”地貌里玩儿徒步,那跟玩儿命基本上是零距离。9点09分,出发。中间,还停车两次,行车只用了不到一个半小时。10点46分,就利利索索地走完了18公里的“雅丹”路。风,还是东偏南风,只是不知不觉中,诡谲而不动声色地加大了力度。刚停车的地方,风还不大。换个地方再下车,大家塞在帽子后面防晒的头巾,猛然间全都飞舞了起来。嚯,风力已达5级以上!说实在话,这会儿的气温应该还在35℃以上,可感觉比在城市街道上30左右的温度,舒服许多今天的第一个目的地,名叫“土垠”。汉代时,这地方是著名的“居卢訾仓”所在地。

     

   历史上,这里是东通敦煌、西连龟兹、北望车师、南下楼兰的交通枢纽,因为汉朝时,被称为“伊吾路”的走今天哈密的路线,还没有打通。那么,居庐訾仓,也就顺理成章地成了西汉政府重要的兵站、仓储。萍,忙忙火火地给大家炸起了油饼,香喷喷。

    早餐后,像往常一样,营地的垃圾,自然是众人一起动手收拾干净的事情。居庐訾仓,它当年的军事战略地位,当不在楼兰之下。而古往今来,也都可以简称为“居卢仓”。据考古学家分析,居庐訾仓,早在公元前101年之后起,应该就已经设立了。而这里,是我们此次行程所到达之地的最北端。12:21分,到达土垠。气温已飙升到38.8℃。不怀好意的风,这会儿却不知躲到哪里偷偷笑去了。湖盆、河道历历在目,四周高大的“雅丹”,拱卫着地势相对低矮而面积不能算小的古迹遗址。房屋、窑洞、叫不上名字的坍塌建筑,散落四处的木头、碎片,似乎都在向我们这些不速之客倾诉着这里当年的车辚辚、马萧萧......土垠,是当年孔雀河汇入罗布泊之地,据说曾有过港口、码头。对讲机里又传来葆华的声音,卡车没有顺着我们的车辙拐弯,而直统统地一头攮进了“方城”遗址。老鬼对此司空见惯。在野外,迷路可谓家常便饭,几乎每次活动都不可避免。对经验丰富的人来说,这更只是点儿“胡椒粉”、“辣子面”而已。掉头寻车辙回来就是啦!车队集结。沿着一条无名河道,左拐右转,14点04分,鼎鼎大名的“龙城”,出现在我们视野中。

    

    此“龙城”,非“但使龙城飞将在,不教胡马度阴山”之“龙城”也——那座龙城,应是指蒙古大草原上的匈奴王庭,但是古往今来,两座“龙城”,却经常被混为一谈。至少,都被当成了人工建造的城。别的不说,南北朝郦道元的《水经注》里,就明确记载着,龙城,为“姜赖之墟”,早上进了东城门,你得黄昏才能走到西门……这里的“姜赖”,是一个传说中疆域辽阔的国家,而“居卢”,与“姜赖”发音十分接近,所以有专家认为,“居庐訾仓”名字之源,其实就是“姜赖”——一个似乎子虚乌有的国家名字之音的转化。但是,必须说明白的是,我们眼前矗立的“龙城”,却根本不是人工之城,而是不折不扣、彻头彻尾的“雅丹地貌”!是天下最壮观的雅丹地貌——魔鬼城!

   可惜呀,“养在深闺人未识”——常人也根本无法去“识”它,它离“人间”,太遥远喽,它的“深闺”,太难进入喽!老鬼路上,并没有把故事讲这么复杂,因为我知道,到地方大家一看,谁都会精神大振的。果不其然,阿聪首先大喊大叫地宣称,他一路上跑到这里,总算见到“真正”的“风景”啦!老鬼带头,率先爬上就近最高大的一座“宫室”。四面八方,齐齐整整的高大“建筑”,横平竖直的“城墙”、“壁垒”,隐现交错的“街巷里闾”……阁下有多丰富的想象力,尽可以淋漓尽致地发挥了!炎炎赤日,这会儿倒一点也不抠门儿了。43.2℃的高温,明明白白显示在表盘上;居心不良的风,依然不知躲在哪里。但是,这却成了目前最不受关注的状况,“大街小巷”,“楼上楼下”,到处是忘乎所以的人们活跃的身影——这会儿,根本就甭想找到行为规范、神经健全的“正常人”!但老鬼,却在暗自惋惜,骄阳正当顶,一点儿阴影没有,拍照,层次感太差了。哪儿像2005年10月那次,我们的营地就扎在“城”中,嘿,黄昏和清早,举起相机来,那才叫一个过瘾!烈日下的午餐,大家个个神采飞扬。当时我们位置的座标是:N 40°49′960″ E 90°13′285″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待续) 老 鬼 2008-6-9 18:08

咨询内容

姓名: 电话:

看不清

他们说...

共1页 总共0条信息 首页上一页 1 下一页末页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好评产品排行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400-850-6009
400-850-6009
客服电话:
17799195256
app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