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您信赖康运乐行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

罗布泊日记(五)下

时间:2020-6-19 17:56:52 作者:毕亚丁
0
相关线路推荐
摘要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罗布泊日记(五)下
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5点50分,和大车会合了。晓航,几乎是马上就出发了。蔡蔡也是不放心,跟着一起去了。当然,还得有开卡车的刘师傅同行。无遮无拦、无阴无影的太阳地儿下,“蹶”一下午可不行。葆华,变戏法一样地拿出一顶大帐篷,大家七手八脚安装起来,嘿,荫凉有啦!大家谈笑而“风生”——热乎乎的一会儿东风,一会儿西风,断断续续,吹在躲到帐篷荫凉底下的我们身上,也就成了我们的一种“奢侈”。因为,帐内温度,仍是41℃。老鬼的脑子,始终在开小差。老鬼此生,堪称“失败人生”。似乎无所不败。就连“亲密朋友”,也动不动就背叛我、出卖我、抛弃我。但是,不用我去多思索,真心关心、呵护我的朋友,也还真有不少、不少。对,老鬼此生,坚信友情。友情,老鬼成功。

   

      烈日下的“三间房”老鬼有一个真爱我的“鬼夫人”。唉,她一直把我当儿子一样管教着。在她眼里,老鬼永远、永远也“长不大”……老鬼的父亲,已近90高龄,思维十分清晰,记忆非常良好。他老人家对我始终如一的关爱方式,就是永远无休止的批评、训诫。因为,老鬼我——他的唯一儿子,也还没有“长大”!老鬼的妹妹、妹夫们,对老鬼我,用一个局外人的话来形容,就是“像众星捧月一样”……噢,天气渐渐有了些凉意,大家各忙各的去了。壶中水已烧开,老鬼忙从行囊中翻出刻意在敦煌买的夜光杯,又从一个小瓶子中,倒出一“泡”阿里山高山茶,冲成一杯。顿时,香气四溢。哈哈,“葡萄美酒夜光杯”,今儿个变成了“阿里香茶夜光杯”! 罗布泊日记(五)下 “阿里山茶夜光杯” 扎西卓玛摄影 这杯茶,可是大有讲究的。这是老鬼的小叶子女儿,托人从台湾给她老鬼爸爸带来的。半年了,早该喝完了,老鬼是专门留下了这一“泡”,就等着今天这一天享用,还特地在敦煌,给配了个玉杯。

        

     小坏蛋儿——飒飒老鬼又点燃了还剩半截儿的“哈瓦那”,坐在那里,自得其乐。团友们多少有些诧异地看着老鬼,可能觉得本老鬼今儿个有点儿“怪异”、“乖张”,行为还有那么点儿“自私”。嗨,你们哪里知道,老鬼,正在想两个女儿呢!大女儿冬冬、女婿卓云,在北京从事建筑设计工作。专业都是强手。可以说,她小两口都是很优秀的人才,老爸经常为她俩而自豪。俩人会工作,也会享受生活,爱好广泛,情趣高雅,多才多艺,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。2月底,老鬼刚到北京,忙得四脚朝天的小两口儿,硬是在第二天晚上抽出时间,想邀请老爸去看一场高水平演出。结果是跑遍了国家大剧院、音乐堂,还想到了首都剧场.....但哪家也凑不出三张票来。无奈之下,德国风格酒吧、江南情调茶馆,轮番泡,一直折腾到快凌晨2点,才回到家......4月下旬,忙中偷闲,他们一家三口,还去了江西婺源、庐山,尽情而投入地游玩儿了一番。可是,他俩和“小坏蛋儿”——老鬼的外孙女儿飒飒的纪念照,啥时候发过来呢?

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 冬冬和飒飒母女在江西 卓云摄影老鬼就是老担心他们经常加班加点,生活无规律,不注意身体,不爱惜自己。唉……小女儿小叶子怎样呢?用她跟老鬼爸爸说过的一句话:“咱爷俩都是疯癫之徒”,就可以概括了。今天,是她参加环台湾岛自行车活动的第6天了。她,平安吗?小叶子的生活,尤其称得上是多彩多姿,她喜欢欣赏音乐会,喜欢赏阅艺术作品,喜欢自行车运动,最近又迷上了“铁人三项”,她,酷爱摄影,尤好漫游……她生活得太有滋有味儿了,“自由地飞翔,欢快地鸣啭”,这正是老鬼爸爸所期望的!而她的工作业绩,在她的同龄人中,也可以用“骄人”来形容。

   

    但是,老鬼爸爸经常担心,工作起来、学习起来、运动起来,她实实在在是太“自虐”了!过分透支体力,会不会带来伤病的呢……

   大家都过来了。正好,老鬼一手端茶杯,一手夹雪茄,请卓玛、老姚,给拍几张纪念照。老妖让老鬼上到一个土坎儿上坐下来,背景是灿烂夕阳。创意真不错!岂不想心情激动,脚下一滑,老鬼可就向前扑倒喽!嘿,大家可都太惊讶啦,只见老鬼反应敏捷到家:两手高高举起,身子跌倒在斜坡上,不但没有丢掉手中之物,连茶水竟然都没溢出一点儿!哈哈哈……众人简直快笑破了肚皮!老妖不愧是著名摄影家,卓玛手段也不一般。纪念照拍出来,老鬼好得意!这一跤,倒让老鬼更加思念起我的小外孙女儿来了。那个“小坏蛋儿”——飒飒,聪明极了,可爱极了。今年3月在北京时,老鬼抱着她,给她只唱了三遍《摇篮曲》——当时老鬼就感觉到,她似乎若有所思地在认真听。结果等第二天,我刚唱出“月儿明”,她马上接了一句“风儿停”!再唱“树叶儿”,她立即又接上“挂窗棂”……还一脸自得地冲我坏笑!我简直惊呆了,她那时候,还不到20个月呀!

       

   一脸坏笑的”小坏蛋儿“后来,有人故意问老鬼,她那么聪明,像谁?老鬼颇为得意地回答“废话!她,能像谁!”……啊,亲情!老鬼失败一生,但亲情,老鬼却是个大赢家,是个大大的——成功者!默默的,老鬼又打开了没有信号的手机,放起了世界著名女高音歌唱家——莎拉·布莱曼和一名盲人男高音歌唱家安德烈.波切利共同演唱的《告别时分》,这也是老鬼特别喜欢的世界名曲,是冬冬一定要给我换成这个时髦手机时,亲手录下来给我的。听着激越的歌曲,心猿意马地在想,老鬼我,要“告别”的是什么呢?是“悟以往之不谏,知来者之可追”?是“实迷途其未远,觉今是而昨非”?哈,老鬼同陶渊明老先生,心境可大不一样,他老人家归去的是田园,老鬼却跑到了——荒原…

     

     瞧这父女俩 冬冬 摄影哦,几天劳顿、奔波,老鬼倒是悟出了一个道理:年轻人,自有她们的天地,也自有她们的追求。老鬼老夫矣,尚且癫狂若此,你又何必总担心她们拼命、玩儿命呢!你老鬼,年轻时,“安分守己”过吗?是谁,说过类似这样的话:我们,不能决定生命的长度,却可以加大生命的宽度......前几天,在小叶子的博文中,出现过这样的话。而这些天老鬼我,不也是在扩展自己生命的宽度吗!

    

       小叶子,自行车环台湾岛英姿今天,两个女儿,一直陪伴着我。嗨,老鬼此生欲何求!老鬼,你今天这是怎么了?今天呀,是老鬼我的——生日。老鬼用了这样既张扬,又疯癫,还悄然的方式,给自己别开生面地过了62岁的生日。团友们,没有谁知道,今天是老鬼的生日。

  晚餐依然丰盛今天,罗布荒原,属于我;楼兰故国,属于我;啊,今天——属于我!哈哈,老鬼啊,老夫又发少年狂!......夜幕降临,东方星光灿烂。卓玛、老妖,还有黄明,兴致勃勃地借助于格桑的美军大电筒,以老鬼的帐篷为前景,拍摄着夜空美景。

   黄明疯癫何时休 陈英萍摄影老鬼睡不着,在帐篷外瞎转。星光下,忽然看到东南方并不很远的地方,有一个飘忽不定的白影子在呼呼悠悠地晃动来,晃动去。老鬼从来不听邪,不怕鬼,但那儿,到底是什么东西呢?怕惊吓着卓玛,轻轻地只跟聚精会神拍照的她说,把你的大电筒借我用用……咳,原来是——英萍,穿了一身白衣白裤,在她们营地前一座高台上,轻盈地练习她拿手的瑜伽功!

   白衣白裤陈英萍 蔡蔡摄影 23点38分,进帐关灯。但今晚,注定又是一个难眠之夜。辗转反侧,牵挂着亲人们、女儿们,还惦念着——王晓航一行……

          

有两个女儿陪伴的老鬼 姚亨贤摄影(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)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 鬼 2008-6-6 22:33

咨询内容

姓名: 电话:

看不清

他们说...

共1页 总共0条信息 首页上一页 1 下一页末页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好评产品排行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400-850-6009
400-850-6009
客服电话:
17799195256
app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