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您信赖康运乐行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

罗布泊日记(五)上

时间:2020-6-19 17:57:06 作者:毕亚丁
0
相关线路推荐
摘要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罗布泊日记(五)上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“奥运圣火传递”-用雪茄“做秀”   黄明  摄影

2008年5月14日(三)

【全天行程:约50余公里;晴,3∕5级东风(楼兰城内:3级),气温:约25℃-42.4℃;楼兰城座标:N 40°30′55″ E 89°55′22″第五号营地位置:楼兰城外8公里】

  6点44分,老鬼一睁开眼睛,便哼起了《亲爱的父亲》,这是小女儿——小叶子,送给她老鬼爸爸的碟片中第一首歌曲,由世界一流女高音歌唱家芮妮·弗莱明演唱。不知为什么,老鬼特别喜欢这首悲愤情调的世界名曲。

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楼兰独享“哈瓦那”黄明 摄影

    早餐后,老鬼放下碗,第一件事儿,就是点起一支哈瓦那雪茄,这是大女儿——冬冬,送给老爸的礼物。老鬼的冬冬说过,你一定得在一个重要时间,到一个重要场合,去享受它,还得让我知道……老鬼只有两个女儿,大女儿是亲生的,小女儿是——“天赐”的。【注:相关文章,请参阅老鬼博文《小叶子专辑》】

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鬼女、鬼外孙女 卓云 摄影8点25分,

    徒步开始。今儿个本老鬼心不在焉,走出老远才发现,陈聪那厮,又躲到车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徒步之乐今天到楼兰故城的里程只有40余公里,所以徒步的里程也就只有1.5公里左右了。散散漫漫,悠哉游哉,走在曲曲折折的土路上,真叫舒坦。9点05分,车队便追了上来。

    

       不屈的生命但是,今天的路虽然最短,却是此次行程当中,最难以想象的崎岖、颠簸之路!车队爬过一大截沙土路、盐壳路之后,在距离楼兰还有18公里的地方,便面临恐怕就连坦克兵都要望而生畏的、隐现在“雅丹”群中的、七上八下、七拐八折的“路”之前啦!

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 佛祖保佑,一路吉祥2005年10月,全国五十家晚报记者“新西游记”活动,20多辆越野车中,就有近20辆,折戟沉沙,“趴窝”在这里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,还是有两辆后来花高价,从库尔勒雇来卡车,给拖出去的。有一名记者,不听劝告,擅自离队想独自搞点儿独辟蹊径的摄影创作,再独闯楼兰。却不想,在看来不起眼儿但暗藏杀机的“雅丹”群中,鬼使神差迷了路,差点儿失踪!他自己吓得直哭鼻子。而费尽周折找到他后,团长气得不由分说,就给了他当胸两拳……那一次,18公里路,我们居然跑了近20个小时!

  

    曾经的绿野今天王晓航、王勇,真是好样的!他俩一人一辆“4500”,在很多地段坡度将近90度坎坎坷坷的“路”上,不紧不慢,稳稳前行。空调,肯定不起作用了,车窗,依然不能打开。车厢内的温度,又悄悄窜升到40℃以上了。两旁土墩上,时不时闪现枯死而仍旧高高耸立的胡杨、红柳,顽强地展现着生命的不屈。引人遐思。11点48分,在距离楼兰还有约5公里的地方,出了一点儿小麻烦,晓航的右前轮——瘪了。是铁钉扎的,还是胡杨枝戳的?顾不上多研究,换胎吧!哈哈,老鬼,说什么来着,这才叫“特种旅游”!

   

   排除故障换轮胎 轮胎很快换得,大家又在原地流连了一会儿。12点28分发车,12点38分,楼兰城的标志之一——佛塔,就出现在我们的视野之中啦!10分钟后,我们昂首挺胸,进入了多少人梦魂萦绕的——故国楼兰。老鬼,此生第二次闯入了楼兰故国!而今天,又是老鬼的一个纪念日。可谓意义非常……烈日高悬。脚下灼烫。城内几乎无风。城门口41℃。但大家似乎丝毫未被吓住,欢声笑语洋溢在一路上,恐怕连城内土中深埋着的古人们,都会被打动得要张张眼皮、伸伸懒腰了吧!老鬼心中自有主意:这一把进城,只是来探探路的,我们营地就将设在城外,待到黄昏时,老鬼再进来拍照便是。

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 佛塔下的遐思 格桑梅朵摄影 楼兰,

    在两千多年漫长时间里,一直是“敌对势力”、“敌方”的代称。“愿将腰下剑,直为斩楼兰”、“黄沙百战穿金甲,不破楼兰终不还”……楼兰,因而尽人皆知。但是,楼兰招谁惹谁了?为什么不是“斩楼兰”,就是“破楼兰”?话说当年,楼兰国地当交通要冲。进入西域,那时只有必经楼兰的一条路。而楼兰,国小势弱,在汉家和匈奴之间,只能采取首鼠两端的暧昧态度。但是,楼兰几代国王,一而再、再而三地情愿充当匈奴的帮凶,却最终惹怒了雄才大略的汉武帝。摆平楼兰,就成为实施汉政府“断匈奴右臂”战略方针,必要的军事战术手段……在佛塔下,在“三间房”,在疑为粮仓的高大土墩旁,大家好奇地向老鬼问长问短。就连陈聪也喜滋滋地说,他总算看到了“风景”。不觉间,14点06分,我们才出了城。哎哟,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:我们的给养卡车在离城还有8公里的地方,前横拉杆扭断,车辆瘫痪,寸步难行了!我们必须回去,到卡车“趴窝”之处。熟悉罗布荒原的王晓航,将带着断开的横拉杆,驾车到罗布镇去焊接。而我们的营地,也必须转移到那个地方……怎么办?老鬼一张照片未拍,好歹来了一把,这可不大好交代!当机立断。老鬼劈头问了黄明一句:“你还能再进一次吗?”黄明多少有些莫名其妙地望着老鬼回了一句:“可以嘛”。14点27分,老鬼背上宝贝行军壶,又揣上了一瓶矿泉水,关上车门一抬头,嚯嚯,英萍,跟在黄明一起,已走到了头里——哈哈,仨“疯子”,又凑到一起喽!后来,英萍说了一句话,让老鬼,得被她感动一辈子:“你这么大年纪了还要再次进去,我不放心!”  

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  俩疯子之癫狂啊哈,英萍阁下——你,不放心。你是怕老鬼倒毙城中变成干尸了呢?还是怕老鬼被城中哪位“楼兰美女”勾了去呀……那俩疯子,先爬到一座大土墩上,摆起了“造型”,后来,就跟着老鬼把城中又转了个遍。老鬼再次掏出装在玻璃管中的“哈瓦那”,坐在废墟上,享受了一会儿,沉思了片刻。调皮的英萍,还有黄明,也凑热闹把老鬼的宝贝雪茄,要去装了会儿“酷”,作了会儿“秀”,英萍还与老鬼表演了“奥运火炬传递”的把戏。气温,更高了。15点03分,老鬼的户外表上显示的温度是42.4℃。

  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 故城外冲天烟柱真叫热!一点儿荫凉地儿也找不着。老鬼的壶、瓶中水,几乎都喝干了。城中,基本无风,城外,却卷起了冲天烟柱。15点24分,仨疯子疯够了出了城。嗯,除了热点儿,并没有什么不舒适。哼哼,高温又能奈我何!老鬼喜气洋洋地唱起了歌儿。晓航“语重心长”地撂了一嘴:“毕老,注意保存体力呀!”老鬼满不在乎地还了一句:“这么多天了,不就是为了今天嘛!”(待续) 真香啊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鬼 2008-6-7 0:38 分享:


咨询内容

姓名: 电话:

看不清

他们说...

共1页 总共0条信息 首页上一页 1 下一页末页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好评产品排行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400-850-6009
400-850-6009
客服电话:
17799195256
app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