感谢您信赖康运乐行!
当前位置:首页 > 旅游攻略

罗布泊日记(四)下

时间:2020-6-19 17:57:15 作者:毕亚丁
0
相关线路推荐
摘要:

6点14分,进入一天当中最热的时间段,我们到达了罗布泊湖心。老鬼悄悄看看挂在大腰包上又用厚衣服挡住的电子表——哇哈哈,44℃!脚下牛津底的户外鞋,也越发烧脚啦……可是,卓玛、格桑、老妖她们几个,聚精会神、低头弯腰地在那边拍什么呢——哟,沙地蜥蜴!太难得啦,太珍贵喽!你看这只可怜的小东西,始终用三只脚着地,倒换着,总有一只脚悬空纳凉。这一带的地表温度,绝对在60℃以上了!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湖心沙蜥-生命礼赞

   四下望去,地平线距离我们的眼睛,应该是5公里左右,360度转过,却一丝丝绿意也看不到!这条顽强的小生命,凭靠什么过日子呢?难道能吃盐壳生存?这条沙蜥,长相与众不同,腋下还有着一块红斑,它又属于哪个种类呢?面对它,老鬼心中只有惊诧中的崇拜,一种令人难以名状的——惊诧加崇拜!

啊,生命!

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除了“妖”、“鬼”,全数在此

    盐壳地,好处是地面相对坚实,走起来舒服些,比沙漠地托人。坏处呢,有些地方过于坚硬而又坑坑洼洼,如果你的鞋没穿对,那就倒了霉喽,你的脚就好像上了刑具一般。这么说吧,老鬼的鞋没的说,高帮厚底,不怕砾石不怕小河不怕爬高不怕下低的,可今天,往一片只有两、三把菜刀厚的盐壳片上,连踢三脚,才把那玩意儿跺断。嘿嘿,老鬼当时就想,如果让我跺五、六把菜刀厚的,那恐怕盐壳片没等跺断,鬼脚丫子,就先断喽!

   16点52分,来到了1930-31年,我国著名地球物理科学家陈宗器所测的湖心。他测出的湖心位置,距离今天精密仪器测出的湖心,仅有至多5公里的误差。真是了不起 !

  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宗器纪念碑 

    老鬼分别在陈宗器、赵子允纪念碑前,肃立了片刻。

   哦,赵子允,老朋友,你的遇难之地并不在这里,但这里,却应该是你最理想的归宿。你的一生,颇多传奇,也颇多争议。你的人生并不完美,但你的生命堪称完整。你在旅途中完成了自己的宿命,这是否是命运在冥冥中的刻意安排?你带有河南腔的山东口音,时时在老鬼耳边回响,与你交往的片片断断,在老鬼脑海中,历历闪现……

    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纪念碑上赵子允像

   安息吧,老朋友,罗布荒原“活地图”!

   1996年6月18日下午,老鬼我,通过新华社,向全世界发出这样一条消息:“探险家余纯顺,不幸在罗布泊遇难……”那天,老鬼参加了搜救余纯顺的行动,第一次进入了罗布泊。乘军用直升机。因时间仓卒,事件突然,穿一身“户内常服”,脚下是一双白皮凉鞋......

      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余纯顺遇难之地

   此刻,15点20分,老鬼又一次站在余纯顺遇难地的碑前。这里离湖心,已是18公里了。

   老鬼感佩于壮士余纯顺的勇敢、刚毅,但从他的经历和他悲剧的结局中,老鬼的结论是,个人的能力毕竟是有限的,无论在哪里,我们都必须相信团队的力量,依靠别人的帮助!

   不觉间,我们离开了湖盆,爬上了湖西岸,这从沿途稀稀疏疏的枯死红柳、胡杨和大面积的芦苇丛,就可以看出。18点20分,我们的第四号宿营地,顺利到达了。

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酷似宫室的大“雅丹”  

   太阳尽管已经偏西,但气温,应仍在40度上下。天上早就出现了片片淡云,给单调的湛蓝色,增添了魅力。老鬼和英萍,黄明和陈聪,不约而同地漫步到了一起。看着东北方和西南方酷似人工楼台宫殿的巨大“雅丹”,黄明突然问了老鬼一句:“毕老师,听说这一带是楼兰国的王室墓葬群。是真的吗?”

   老鬼回答:“不可能!这些‘王宫楼阁’,全是老天爷的杰作。”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鬼模魔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英萍 摄影

   已经溜达出1公里多了,兴犹未尽的英萍笑眯眯提出,毕老师,我们俩到那片大“雅丹”上去玩玩吧!好啊,老鬼乐不得多走一会儿呢!尽管老鬼目测,到那里还有至少2公里远。

   于是我俩,脚下发力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人模鬼样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明 摄影

   这里,曾有过美丽的过去,大片倒伏在地朽败的芦苇,干枯但依然昂然向上的胡杨、红柳墩,都在告诉我们,它们当年是怎样的鲜活、旺盛。走啊,走啊,酷似宫殿的大“雅丹”,似乎就在眼前了。“还有100米就到了吧?” 英萍问我。老鬼回答:“ 还有至少500米,呵呵,望山跑死马呀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疯癫之徒 疯狂呐喊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陈英萍摄影

   并不费力地爬上相对高度40余米的大“雅丹”土墩上去,微微东风无遮无拦地刮过来,吹得身上好舒爽!哎,下面地势低洼的地方,竟然还残存着丛丛簇簇活着的绿色红柳,又是生命的奇迹!

   我俩轮流着摆出各种姿势造型,拍照、玩耍。英萍一开心,冒出来了这么一句话:“咱俩像不像‘疯子’?”“当然!”老鬼笑答,心中却又在暗暗嘀咕、发笑:要不了多一会儿,还得来一个“疯子”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对面是一座“城”?

   哈哈,没一会儿回头一看,“疯子”来也!谁?黄明!还能有谁?

   陈聪,肯定悄悄溜回去啦......

      “今天裤子没穿对,立得不直。”英萍说

   这下更尽兴了。英萍一高兴,玩起了“拿大顶”——头手倒立!哎,她多年来一直在坚持练“瑜伽”,功底非同一般,难怪身材像个20岁上下的大姑娘!

    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老鬼“晾彪儿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明摄影 

    呵呵,在她的忽悠下,老鬼和黄明,居然也都脱光了膀子——既然“疯癫”,那就索性疯癫到家…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黄明“ 晾块儿”

   夕阳透过云层,形成“光漏”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近黄昏

   仨疯子回到营地,已是20点53分。这才知道,老妖用他的长镜头,把疯子们在大“雅丹”上的疯狂,早已尽收眼底。老姚大呼小叫:哈,看到你们的“裸体”啦!

     

   嗬——

   扎西卓玛呢,向老鬼大声慨叹:“看你们在那里玩儿得那么开心,我们真是羡慕呀,眼睛都‘绿’了!”

   但是,有些不太美妙了,老鬼嗓子经过多日高温烘、烤,再加上疲劳,变得喑哑起来,已经有点儿说不出来话了。卓玛拿出“十滴水”给我——太难喝了!但是,顷刻间,可就果真有作用,老鬼又勉强可以“哇啦哇啦”啦!

   更加不美妙的是,连日劳顿、高温,蔡蔡有些中暑了!别慌,黄明曾经是一名医生。只见他一顿推、拿、掐、捏,格桑呢,又在旁边打下手,协同疗治。嘿嘿,没过多久,愁眉苦脸的蔡蔡,也就“活”了过来,脸色,红润如初喽!

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救死扶伤?嘿嘿,蔡蔡只是有点中暑

    晚餐,还煮了绿豆稀饭。

   天已黑了,卓玛、老妖几人,还闹闹哄哄的要去大“雅丹”上寻找古干尸。老鬼可不想去了:黑灯瞎火深一脚浅一脚的,瞎折腾个什么劲儿呀,又拍不出像样的片子!

    一路上少言寡语的谭慧馨——阿馨,和老鬼坐在一方土台上,聊罗布泊,聊楼兰,聊完历史又聊生态地“侃”了好一会儿......

   0点28分,关灯。今天老鬼的的确确累了,但是,躺在防潮垫和睡袋上,舒舒服服却久久辗转反侧,不能入睡。团友们细微的鼾声,清晰地传入耳中。营地,真安静呀!

   是明天就要又一次进入楼兰,使老鬼如此兴奋?

   还是明天对老鬼来说,是一个重要的日子,让老鬼浮想联翩?

   夜深沉…… “功夫人”

(欲知后事如何,且听下回分解)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老 鬼 2008-6-5- 15:39

咨询内容

姓名: 电话:

看不清

他们说...

共1页 总共0条信息 首页上一页 1 下一页末页

热卖产品

推荐景点

好评产品排行

在线客服
在线客服
400-850-6009
400-850-6009
客服电话:
17799195256
app二维码 关注官方微信